帮罪犯开账户?瑞士第二大银行瑞士信贷银行又爆丑闻!

帮罪犯开账户?瑞士第二大银行瑞士信贷银行又爆丑闻!

去年深陷Greensill相关的供应链融资基金爆雷、对冲基金Archegos世纪爆仓、受贿放贷等丑闻事件的瑞士第二大银行瑞士信贷银行(Credit Suisse)今年的丑闻事件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

近日,这家国际大行又被指控帮逾1.8万名罪犯、侵犯人权或者被制裁人士开设账户,涉及金额规模超千亿美元。

跟据外媒引述调查组织“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告项目(OCCRP)”称,瑞信有逾18000个帐户的持有人为罪犯、侵犯人权者或被制裁人士,这些账户的开设时间从20世纪40年代到2010年代。这些账户总共涉及3万个人和公司实体,因为一些账户由多个客户共同控制。

根据资料文件显示,账户持有人包括被指控与严刑逼供有关的也门间谍首领、涉及贪腐丑闻的委内瑞拉官员,菲律宾人口买卖集团、巴尔干贩毒集团头目,以及埃及前独裁者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的儿子。

此外,根据举报人提供给媒体的文件显示,这些账户最高资产的平均值为750万瑞郎,总涉及的资金规模超过1000亿美元。

(爆料文件称瑞信是“间谍的银行”,并指恐怖组织的一些间谍和他们的家庭成员都在瑞信银行有账户 来源:OCCRP指控报道页面)

根据公布的数据,2007和2008年之间开户的数量达到巅峰,之后在2014年又迎来了销户高峰,因为那时瑞士引入法律将向一部分国家自动交换外国公民的涉税数据(共同申报准则CRS)。

需要强调的是,开设瑞士银行账户并不触犯法律,这份调查主要关注的是瑞信与知名犯罪集团领导人、腐败官员之间的交易。

OCCRP的联合创始人保罗·拉杜(Paul Radu)在声明中说:“我经常看到罪犯和腐败的政客们,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能照常做生意,因为他们确信自己的不正之财会得到安全保护。我们的调查揭露了这些人是如何无视自己的罪行而绕过监管的,这损害了民主和全世界的人民。”

根据OCCRP的声明,保护金融隐私的借口只是掩盖了瑞士银行作为逃税者合作者的可耻角色。瑞士信贷的告密者表示,这种情况会滋生腐败,使发展中国家无法获得急需的税收收入。

《》援引瑞士反洗钱机构一位前负责人的话表示,尽管瑞士的银行因瑞士保护客户的严格保密法而闻名于世,但不应接受与犯罪活动有关的资金,这项法律基本上没有得到执行。

对此指控,瑞信紧急否认,并指报告内容大多涉及过去事件,是“以偏盖全、不准确或选择性”的资讯。

瑞信当地时间周日(2月20日)在一份近400字的声明中表示,“强烈否认”对其商业行为的指控。

瑞信表示,提交的问题主要是历史问题,在某些情况下可以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对这些问题的描述是基于部分、不准确或选择性的信息,脱离了背景,导致对银行业务行为的有倾向性解读。

瑞信还表示,在媒体调查开始之前,泄露的账户中约有90%已被关闭或正在被关闭。令人“放心”的是,其余的账户都经过了适当的审查。瑞士信贷补充说,不能对个别客户发表评论,已经在“相关时间”采取行动,处理不正当客户。

当地时间2月10日,瑞信发布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瑞信在该季度净亏损约20.07亿瑞士法郎(约150亿元人民币)。

根据财报,瑞信最后一个季度的净营收同比下降12%,瑞信的亏损主要受其投行业务收入大跌影响,投行业务营收下降31%。此外,Archegos等一系列爆仓事件的法律开支拨备也影响了利润。瑞信披露,全年因应各项重大事件的特殊亏损高达71亿瑞士法郎,单计Archegos事件已损失48亿瑞士法郎。若撇除单次特殊项目,瑞信去年税前溢利按年增长51%,但第4季经调整后税前溢利依然按年跌62%,只有3.28亿瑞士法郎。

瑞信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戈特斯坦(Thomas Gottstein)表示:“去年最后三个季度,我们对所有部门的风险偏好都受到了限制,因为我们采取了果断行动,以加强我们的整体风险和控制基础,并继续实施我们的补救措施,包括在供应链金融基金问题上,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将现金返还给投资者。”

至于2021年全年业绩方面,瑞信去年转盈为亏,亏损16亿瑞士法郎,瑞信在2020年是盈利27亿瑞士法郎。

至于盈利指引方面,瑞信指出,2022年是该行转型一年,因此今年首季税前利润将继续下跌,而今年的营收也将进一步受到公司结构改革和薪酬成本增加的拖累。

瑞信银行的股票在财报发布后当日收跌9%,而其股价自去年以来已下跌近35%。若再放长来看,其股价在过去10年蒸发了近80%。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这家世界金融巨头经历了一场又一场危机,并承认了其在帮助客户洗钱、为资产避税和帮助腐败等方面所扮演的角色。

2022开年也十分不利。加入不足一年的奥索里奥(Antonio Horta-Osorio)在今年1月突然宣布辞任主席,因为他被揭发两度违反新冠病毒防疫规则而被瑞信内部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4月刚刚上任的奥索里奥本身也是“救火主席”,在前任乌尔斯·罗内尔十年任期因为CEO间谍丑闻、Archegos爆仓以及Greenshill供应链问题引发瑞信巨额声誉和经济损失画上句号后,奥索里奥肩负着带领瑞信走出困境、重回正轨的职责。

不过,即使离任,奥索里奥还是表示,依旧为自己任职期间带领公司作出的战略转型感到骄傲,相信瑞信现在正处于正确的轨道上。

作为奥索里奥的接班人,新任主席莱曼(Axel Lehmann)也表示现有的转型策略是正确的方向,并将在公司内部嵌入更强大的风控文化。

此外,莱曼强调,除了重整瑞信企业文化,也会继续推进以财富管理为核心业务。根据财报,即使去年4季度瑞信整体收益巨亏,但财富管理业务仍按年增2%至32亿瑞士法郎。

2014年,瑞士信贷承认帮助美国人提交虚假纳税申报单,并同意支付26亿美元的罚款和赔偿。2021年,该行同意支付4.75亿美元,以补偿其在莫桑比克的一项行贿计划中所扮演的角色。

留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