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对华政策应回归理性与务实(环球热点)

澳对华政策应回归理性与务实(环球热点)

当地时间5月23日,澳大利亚工党党首安东尼·阿尔巴尼斯在堪培拉宣誓就职,正式成为澳大利亚第31任总理。阿尔巴尼斯在就职仪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澳大利亚人将选票投给了改变,新政府打算以有序方式实施这一改变。

分析认为,这几年,在美澳同盟不断强化的背景下,澳大利亚前任政府给全世界提供了一个处理对华关系的反面典型。新任政府应采取理性、务实的对华政策,使中澳关系重回正轨。

日本《朝日新闻》近日报道称,对澳大利亚新任政府来说,外交和安全政策的焦点是与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从2018年前后开始,澳中两国关系龃龉不断。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成为新任政府需要面对的重要课题。

2018年,莫里森接替辞职的特恩布尔成为澳大利亚总理,并于2019年获得连任。执政期间,莫里森政府频繁上演闹剧,“”“中国渗透论”“新冠病毒阴谋论”等论调在澳大行其道,中澳关系困难重重。

“莫里森就任澳大利亚总理前夕,就曾以代理内政部长的身份,宣布禁止中国企业华为与中兴参与澳5G移动网络建设。可以说,莫里森是在其一手制造的阴影中上台的。其后4年间,莫里森政府不断炮制并炒作‘’,将经贸问题政治化,同时公开违反国际关系准则,多次挑衅中国底线,导致中澳关系处于多点同步紧张状态。”中国社会科学院海疆问题专家王晓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外媒发现,在刚刚落幕的澳大利亚大选中,对华政策成为莫里森领导的联盟党和阿尔巴尼斯领导的工党在外交事务领域争论的重点议题。美国《外交学者》网站近日刊文指出,作为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澳中关系应该是选举议题之一,但澳大利亚与其最大贸易伙伴之间却没有任何政府层面的接触,任由“中国问题”演变为“谁更有资格保护国家安全”的党争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莫里森政府在任期间,主打“经济牌”,试图塑造治理经济有方的形象,但同时其将矛头对准最大贸易伙伴中国,这是一种非常不明智的行为。莫里森政府的政策导致中澳贸易增速减缓,进而直接影响澳大利亚国内经济恢复。这也是莫里森在此次大选中连任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回顾过去10余年,从2007年陆克文政府上台,到此后的吉拉德政府、阿博特政府、特恩布尔政府,中澳关系总体平稳,偶尔在局部问题上出现变量,但双方还是能够比较务实地妥善处理分歧。”王晓鹏认为,总结中澳关系此前良性发展的经验,主要包括三点:一是实现两国优势互补,推动经贸关系不断向前发展;二是不断夯实政治互信,彼此成为长远而可靠的合作伙伴;三是在全球视野下,各自基于本国需要发展双边关系,致力于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

2014年,中澳双方确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5年,中澳自贸协定签署,并于当年12月20日正式实施。

许利平认为,中澳双方在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框架下开展互动,不触碰对方“红线”,同时澳大利亚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不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这是此前中澳关系平稳可控的重要经验。也正因此,澳大利亚从中国发展中收获了巨大红利。

然而,近年来,莫里森政府将自己绑上美国的“战车”,充当美国所谓“印太战略”的马前卒,对华政策一路走偏,将中澳关系拖入低谷。

“尤其是在美国拜登政府任内,莫里森政府认为,澳大利亚是所谓‘印太战略’中的重要角色,积极参与‘四国机制’和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协定,更加主动地跳到前台,不断挑衅中国。但事实上,从长远来看,这种选边站的做法并不符合澳大利亚国家利益。”许利平说。

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曾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发文称,中国没有攻击别国,澳大利亚与中国也没有领土争端。然而,莫里森政府为了取悦美国,在对华关系上丧失独立外交政策,不负责任地发起挑衅,导致自己进入战略“死胡同”。

“近年来,美国对澳大利亚的拉拢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不断抬升澳大利亚在亚太地区的所谓‘战略重要性’。在此背景下,莫里森政府将政治小团体的利益凌驾于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之上,唯美国马首是瞻,在某种程度上沦为美国霸权在亚太地区的代理人。”王晓鹏指出,莫里森政府走偏的对华政策给亚太地区稳定带来严重冲击,而充满不确定性的地区局势反过来对澳大利亚自身经济复苏造成负面影响。莫里森政府可谓得不偿失。

澳大利亚“对话”网站近日发文称,阿尔巴尼斯政府领导澳大利亚,意味着澳中关系有可能走上改善的轨道。文章指出,今年12月,澳大利亚和中国将迎来建交50周年纪念日。目前,澳中双边关系的糟糕状态并非不可避免。

彭博社也引述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的预测称,在新总理阿尔巴尼斯的领导下,堪培拉与北京之间的关系会“重启”。特恩布尔表示,他所在的联盟党之前有关中国政府的言论是“狂热”和“无益”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近日表示,上世纪70年代,澳大利亚工党政府做出同中国建交的正确抉择,为中澳关系发展作出历史性贡献。中澳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和共同愿望,也有利于亚太地区和平、稳定、繁荣。

“澳大利亚新一届工党政府上台之后,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接过莫里森政府恶化中澳关系的‘旧包袱’。当前,阿尔巴尼斯政府在国内面临抑制物价、促进就业、应对气候变化等一系列民生相关课题,与中国改善关系、加强合作,有利于其更好破解国内难题、稳定执政基础。”许利平指出,对澳大利亚新任政府而言,明智的选择是营造良好氛围,采取切实行动,恢复中澳双方既有沟通管道,拓展更多新的合作领域,重启中澳关系。

目前,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过去20余年里,中澳双边贸易额从不到100亿澳元增长到2000多亿澳元,这背后是两国经济利益的深度交融。今年1月,《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生效,为区域经济发展提供强大动力。分析认为,作为协定成员国,澳大利亚理应充分利用该协定在带动区域共同发展方面提供的巨大机遇,与同为协定成员国的中国加强合作,加入亚太各国谋求共同发展的大潮。

“阿尔巴尼斯在竞选期间展现出相对务实的形象,一方面较为突出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另一方面较为重视澳大利亚的国际声誉。接下来,阿尔巴尼斯政府可以将中澳经贸关系作为突破口,先在经贸领域寻求转圜,这也有助于缓解澳大利亚国内经济复苏面临的困难。”王晓鹏指出,澳大利亚新任政府应当抓住中澳建交50周年的历史契机,拿出更多诚意,付诸更多努力,更加理性地调整中澳关系,不要重走莫里森政府的老路。(本报记者 严 瑜)

留下回复